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社会聚焦
【中国水利报】宜昌河湖长制“提档升级”

  

  

沮河城区段 宜昌市水利水电局提供

  

河长巡查河道 张玲娜 摄

  

湖北宜昌境内三峡风光 王双跃 摄

  总河长说

  湖北省委常委 宜昌市委书记 宜昌市第一总河湖长 周霁

  宜昌是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所在地,保障三峡库区生态安全、守护一江清水是宜昌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将坚决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重要指示精神,坚定不移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全面推行河湖长制,深入实施长江宜昌段生态环境修复和三峡生态治理试验,努力让每一条河流水清、岸绿、景美,让人民群众享受更多绿色福利。

  宜昌河湖长制“提档升级”

  对宜昌而言,“河湖长制”不仅是一项工作,更是一份沉甸甸的使命担当。

  宜昌地处长江中上游接合部,是长江经济带的重要节点性城市。宜昌水系均属长江流域,河湖密布,集水面积30平方公里以上河流183条,水面面积1平方公里以上湖泊11个,各类水库455座。保护好长江及其支流,不仅是宜昌市贯彻“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战略的实际行动,也是推进宜昌绿色发展、转型跨越的保证,更是整个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战略性保障。其中,“河湖长制”则是重要的工作抓手。

  使命、担当、勇气,这些要素综合在一起,宜昌从2015年就开始了河湖长制试点,开始了自我加压、不断提升的进程。

  目标更高:自我加压,提档升级

  宜昌市的河湖长制探索始于2015年。

  2015年11月,宜昌市政府印发《关于全面实行河长制加强河流生态保护的意见》,在湖北省率先推行河长制。2016年11月中办、国办《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下发之后,宜昌市根据新的要求加大了工作力度,河湖长制进入了“提档升级”的新阶段。

  首先是“河湖长升级”。2017年 5月9日,宜昌出台《关于全面推行河湖长制的实施方案》,将“政府主导”升级为“党政主导”,确定由市委书记担任第一总河湖长,市长担任总河湖长,分管水利的副市长担任副总河湖长,同时明确了全市推行河湖长制的总体要求、工作任务及保障措施,要求到2017年底前,建成以党政领导负责制为核心的河湖长制责任体系。

  其次是目标升级。《实施方案》提出,饮用水水源水质稳定达到Ⅲ类以上标准;全面消除垃圾河湖,基本消除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等。到2020年底前,地表水水质优良比例达到88.9%以上,消除劣Ⅴ类水体;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达到85%以上;县级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达标率达到100%。

  100%!这无疑是一个不会轻易出现的数字,虽然各地对水源水质要求都很高,但明确把达标率100%写在河长制实施方案中的,还不多见。

  宜昌市河道堤防建设管理处主任向清炳,如今也是宜昌市河湖长办秘书,他告诉记者,宜昌市地表水水质优良比例、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这两项核心指标均高于88.6%和75%的全省水平。宜昌是“水库大市”“水电之城”,三峡、葛洲坝、隔河岩等大型水库都在宜昌,保护生态责任重大,必须主动给自己增加压力。

  覆盖更全:竖向到底,横向到边

  河长制是一个总称,在号称“千湖之省”的湖北,湖泊的管理也被主动纳入了河长制的范围,因此,河长制在湖北也被称作“河湖长制”,并且,在湖北省一些地区,随着河湖长制管理范围的拓展和延伸,河湖长制的称呼也“越变越长”,在宜昌枝江市则被称为“河(湖库渠)长制”。

  按照枝江市的要求,全市14条河流、8个湖泊、56座水库、159条渠道已经全部纳入河湖长制管理范围,并且建立了市、镇(街道)、村三级的河湖库渠长制体系。无独有偶,在宜昌市有些区县,比如夷陵区,甚至把防洪沟也纳入了河湖长制的管辖范围。可谓“竖向到底,横向到边”,无所不纳。

  几年来,宜昌市河湖长制的管理范围呈现出逐渐扩大的态势,如果说2015年的河湖长制还只是探索,到2016年就已经规范为市、县、乡三级河湖长制。按照宜昌市的统一要求,“提档升级”后的河湖长制覆盖范围除省级要求外至少有两个延伸:首先,将三级河湖长制升级为四级河湖长制,河湖长设置延伸到村,实行市、县、乡、村四级河湖长制;其次,将河流的覆盖范围扩展到流域面积30平方公里及以上(省级方案是流域面积在50平方公里及以上),将河流上的水库纳入所在河流河湖长制管理范围。目前,宜昌市各县市区已基本完成和出台方案,并按河湖名录分级分段明确了河湖长。

  同时,宜昌市所属各区县,还根据本地的实际情况不断加以细化,逐渐形成了河湖沟渠甚至山洪沟无不覆盖的格局,并且在乡镇、农村基本实现了河道管理员、巡查员、保洁员“三员合一”。各级河湖长、河湖长办、有关部门、联系单位和县(市、区)政府的职责也相继明确并开始运行。目前,除市委书记、市长担任第一总河湖长和总河湖长外,宜昌市委常委、市政府副市长等15名市级领导均担任了市级河湖长,各县市区基本完成方案出台。

  余红是枝江市东刘湖的第二任“湖长”,他和他的“前任”这两年干了三件大事:退渔还湖、截污清淤、环境治理。他们先是收回了湖泊经营权,然后截污纳管,关停污染企业,现在正着手对湖泊进行清淤和环境治理。“以前是劣Ⅴ类水,现在已经部分达到Ⅳ类水,2019年必须实现Ⅲ类水目标,达到国家湿地公园的标准。”

  措施更严:督查考核,终身追责

  3月23日,湖北省委常委、宜昌市委书记周霁在宜昌市夷陵区黄柏河流域调研时强调,要深入推进河湖长制向村一级延伸,全力以赴抓好水生态与环境治理,努力让每一条河流都能水清、岸绿、景美。

  要让“第一总河湖长”的话成为现实,必须在原有的制度基础上建立更严格的管理措施、督查制度,这又是宜昌市河湖长制“提档升级”的全新内容。

  首先,市级河湖长分别深入责任河流现场办公,定期进行检查督办,建立工作督查制度,由党政督查机构对河湖长制工作进行专项督查。其次,为增强监督实效性,聘请当地群众代表担任监督员,统一设立投诉电话,定期进行明察暗访,推行满意度第三方评估。同时,将河湖长制纳入各县市区和市直部门“水环境保护”目标考核内容,考核结果与干部实绩考核挂钩。

  为建立常态考核机制,宜昌市制定了河湖生态保护问责办法,推行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实行生态环境损害责任终身追究制。这意味着“河湖长制”成为一种“终身的责任”。

  在制度建设的同时,宜昌市河湖治理有序推进。在取缔网箱养殖方面,计划2017年内全部拆除清江网箱和围栏养殖,目前,已拆除网箱2702亩。全面实施湖库禁肥养殖,取消了35座水库的养殖合同,对168座水库的养殖合同进行规范。严格畜禽养殖管理,关闭搬迁禁养区、限养区内养殖场151家。加快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全市未实现污水集中处理的乡镇2017年将全面开工建设污水处理设施,2018年年底实现全覆盖。实施码头整治和河道清障,取缔长江干线及支流码头176家,关停码头143家。对24条中小河流实施清障拆违。

  河长牵头,多措并举,宜昌全市河湖保护得到加强,河湖水质有所改善。根据环保部门监测数据,2017年上半年,长江干流国控断面水质保持Ⅲ类以上,清江干流稳定保持Ⅱ类水质。值得一提的是,全市县级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达标率保持100%,一个严苛的“小目标”提前完成。

  一个镇级河长的使命与担当

  别了,养育我15年的清江,

  为了你的美丽,主人把我送到了别的地方。

  临别,我要为你歌唱。

  虽然远离故乡,我会把对你的思念永远珍藏!

  …………

  写下这首小诗的时候,正是2017年端午节的午后。李先宁坐在岸边,眼看着最后一个网箱被队友拖走,心中无限感慨。取缔数十万平方米网箱,500万斤母鲟鱼上岸,400个日日夜夜……而今,这一个圆满的句号,标志着清江库区网箱养鱼成为历史。作为宜昌宜都市红花套镇的镇长和镇级河长,李先宁也完成了一项重要使命。

  清江是长江的一级支流,在宜都市汇入长江。网箱养殖是造成水污染的重要原因。为保证一江清水汇入长江,取缔清江库区辖区内的网箱养殖,成为宜昌市实施河长制的重点工作,清理网箱自然也就成了李先宁的重要工作。

  “去年6月到今年5月,我这个河长每天在河里面两三个小时,面对面跟养殖户做工作,其中一个村子去了90多次。”站在渔政船的船头,李先宁一边检查清漂,一边接受记者的采访。

  清理网箱在这里十分困难。清江是著名的“鲟鱼之都”,这里养殖的大部分是生产鱼子酱的鲟鱼,一条价值上万元。清理网箱从2015年开始启动,没想到2016年7月19日,百年一遇的洪水,把渔民变成了灾民,工作更难做了。这个时候,首先要做的,是帮助受灾户或卖或转抢救贵重的鲟鱼。

  李先宁的手机上有很多微信群,其中就有几个专门卖鱼的千人大群。“这里有全国鱼交易市场的中间商,还有300多个拖鱼车司机的电话。除了取鱼子的鲟鱼,能帮着卖的都卖了,那些没有成熟的鲟鱼,只能尽快转卖或转移。”

  鲟鱼是一种很珍贵的鱼,温度高了,缺氧了,都会导致大批量死亡。为了转鱼,镇里的“专班成员”每天早晨5点半就要起床,赶到养殖户家里逐门逐户做工作。

  转鱼卖鱼,只是“河长”的工作之一,真正的目的是要清理和取缔,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关键时刻,李先宁的一次“吃饭”,起到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去年大年三十我值班,本来中午想回家吃饭,忽然听说鄢沱村的渔民在一起聚会。我想,我要和大家一起过这个年。那天有16个人,一大桌,我们一起吃饭,还喝了酒。我说大家要有信心,政府会帮助你,从灾情中站起来,从头再来。没了鱼,咱们转产搞别的,过不一样的生活……他们很感动。大家说,镇长大年三十陪我们一起吃饭,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一传十、十传百,节后的工作就好做了。”

  在各级河长的协调下,不到半年,政府和养殖户一起努力,建起了大溪、天平山等3个鲟鱼养殖基地,终于有了开头那一幕,500多万斤鲟鱼上岸,也有了我们这位年轻河长那首感慨万千的小诗。

  “感慨是有原因的,为完成河道清理,这一年来,我们动员了我们所有能动员的力量,何况我们不止这一项工作。”当了河长不到一年,这个帅气的“85后”突然白了头发。“从去年‘7·19’到现在,我和专班成员基本没有休息过。开会的笔记本,我写满了9个。”

  值得欣慰的是,正是有一批像李先宁这样的河长,整个宜昌网箱清理没有发生一起群体上访事件。

  “现在的工作主要是清漂,清理网箱拆除后剩余的建筑材料。一年之后,大美清江就会重现。”站在船头,李先宁的眼里是大写的责任与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