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丹襄部的周末

(李广彦)6月9日,又是一个周末,谭金玮又没回家,这天她防汛值班。窗外飘着小雨,趁雨还不大,她抽空整理党建工作材料,下周迎接上级检查。 

谭金玮所在的单位是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建设管理局,而她又在这个单位的一线——丹襄部。鄂北水资源配置工程总投资180亿元,是湖北省主导建设的最大水利工程,工程全长269.67公里,以丹江口水库为水源,终点为革命老区大悟县,向鄂北地区多年平均供水7.7亿立方米。工程被列入国家重点推进、优先实施的172项全局性、战略性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寄托沿线500万人民群众的期盼。自上马号令枪响,来自不同单位、不同岗位、不同地方的建设者们为它而来,为它夜以继日地工作……丹襄部是沿线三个建设管理部之一,负责丹江口、襄阳辖区内的工程建设与管理,离总部武汉最远。 

丹襄部最初像“大篷车”,工作人员白天在工地,晚上住路边店,居无定所,现今的办公楼是在襄州区临时租用的,地处繁荣而萧条的开发区,车流不息但鲜见路人,想去副食店买包烟、吃盒快餐面也要走上两里路。 

建管部二三十号人,平日在工地穿梭忙碌,周末轮流值班。小谭家在襄阳,平时都难回趟家,家在外地的想回去,更是一份奢望。在随州参加党务工作培训,培训结束那天逢周末,本以为任登成能回潜江的家,可他又返回建管部,次日某省同仁来参观,作为丹襄部负责人他要全程陪同。在局机关,下班就能回家,再远有地铁方便,而建管部的人,下班就意味着对家人的牵挂甚至是孤独与寂寞。除了去工地,夜晚他们基本是在办公室,常常忙到九十点钟才回寝室,双休回家是家人对他们的期盼。 

年已半百的杨琦高中毕业后在武汉仪表厂工作,改革下岗买断工龄后一度开出租车。去年劳务派谴来鄂北,成为工程建设的一名司机,穿梭工地,随喊随到,安全出车,早出晚归,平均每月出车都在5000公里以上。即便双休日,也经常临时有事,不是值班就是加班。妻子眼睛患黄斑变性疾病,视力急剧减退,有些家务事要等老杨回来做,常常一等十天半月不见人影,只能自己盲人摸象一般摸索着做。老杨说:以前没有见过大水利工程,现在不仅看见它的宏伟,更感受到水利人的不易,我这不算啥,好多施工人员一年半载都难回家呢。 

身材像山东大汉,艺心如江南才女的宋校卫,工作之余有很多不为谋生的爱好。他曾是一名皮划艇运动员,到部队又当了5年炮兵,转业后在省直机关开车,期间入了党,几次改革,自己都不明白怎么改来改去自己成了编外人。他也是去年劳务派谴来鄂北开车,八千里路云和月,十天半月不回家。这个周末他也没回家,走进他的寝室,四壁挂满了他的摄影作品及名人字画,窗台上都是他从野外拣来的石头和挖回的树蔸兰草,在他看来,有了健康的身体才能更好地工作,兴趣爱好丰富,人生才有意义。他说:这么大的工程,这么有意义的工作,很多人双休都在工地上,看着工程一天天大起来,我能成为一员很有成就感。我家没啥负担,可不管家里有事没事,总觉得不能陪家人而愧疚。  

身为标段管理人,朱诗旭负责管理50多公里战线范围内的工程技术、质量管理、施工安全等工作,大多时间在工地,常驻PCCP标准管制造厂家,对每道生产工序严格把关,对每种原材料全过程监控。妻子是电视台记者,经常外出采访,自己也是十天半月不在家,平时女儿由岳父母带,3岁的女儿想爸爸就视频解思念。他家在汉川,每次回去先到武汉再转车,而且车次少,最后一班6点38分,到汉口已是9点了,几经折腾回到家时女儿已经睡觉了,他只能静静看着女儿,每次送行见他上火车,女儿以为爸爸就是火车站的人。说起这些事,他总觉亏欠老人和母女。这个双休他留工地值班,周末晚上自己洗衣服。他说:冯小庆、万芊,李建等都是武汉的,我们都一样,不常回家习惯了。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眼前这些水利人有家难回而无怨。双休日人们成双结伴去郊游,我与丹襄部的水利人同过周末,他们成为笔下的一道美丽风景,这个周末不虚度。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