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水利新闻 > 图说·深度

憨娃子,刘来保

憨娃子,刘来保

(秦建军)憨娃子,是南漳方言,是褒义词,是对做人做事实诚到百分之百的小伙子的昵称。

现年44岁的刘来保就被他的同事——南漳县河道堤防管理局的干部职工叫成憨娃子。按说这个年龄的他早已不在“娃子”之列,这样叫他,似有不妥。但大家就是喜欢这样叫他,从他17岁在这个单位参加工作以来,就这样叫,一直叫到现在。圆圆胖胖的他,很贴合这个昵称。为什么呢,只说三个小故事。

让我管闸门摇把,是领导信任我

刘来保刚参加工作时,河道局还不叫河道局,叫蛮河堤防管理处。处里有灌溉服务,是工作重点。灌溉服务就是负责为灌区的农田生产配置输水,田里需要水,要放水,就要开启输水渠道的闸门;田里不需要水,就要关闭输水渠道的闸门。闸门的摇把就很重要。是近20斤重的大铁疙瘩。谁拿着都吃力。处里没有固定安排人管理摇把,要开闸、关闸时,大家轮流着来。特别是稻子生长季节,从秧苗插到田里,直至收割,水就跟人吃饭一样,不吃饿,坏身体;吃多了涨,也坏身体。这就需要科学调配用水,就会频繁地用到闸门摇把。刘来保进单位时,正是频繁用摇把的时候。为了这个拿摇把的事情,有个同事开玩笑说:“烦死了,拿来拿去的,又重,恨不得扔了它。”

刘来保就说,我拿吧。那个同事看他年龄还小,又才来单位,不忍心让他使猛劲,说:“还是我拿吧,莫把你这娃子秧秧压弯了。”刘来保说:“就是因为我年轻啊,有力气呢。”那个同事看他说得真诚,就把摇把给他拿。从此拿摇把大多是他拿。将摇把抗到闸门,他还主动摇摇把。摇摇把是个力气活,摇两下就能让一个大小伙子汗流浃背。稻子生长的时候也是天然的时候,圆圆胖胖的刘来保更怕热,摇闸门不几下,全身衣服就汗湿透了。同事说,我来摇几下。他却拿着摇把不给对方,仍一个人一下一下地摇。同事就说:“你咋这样憨呢?”

17岁的刘来保说:“一个人是摇,两个人也是摇,还不如我一个人摇,免得都摇得热汗巴流的。”

不久,刘来保主动跟领导要求,以后让他来管摇把。领导也是想锻炼一下年轻的刘来保,就把这个管摇把的事情交给了他。跟他玩得好的同事让他不要憨,莫搞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刘来保却很高兴,像捡了个宝似的。同事无奈,很是恨铁不成钢地数落他:“你咋这样憨呢?”

他却很自豪,说:“让我管闸门摇把,是领导信任我,说明我还可以吧?”

从此,只要开闸或关闸,第一个到达渠道的总是刘来保。摇摇把的也是刘来保。并且,给闸门螺杆上油保养这样的活儿也是刘来保承包了。每逢保养闸门时,刘来保会弄得机油沾满了衣裤。因为机油不容易洗掉,他妈给他衣服时就要说他。

管摇把、保养闸门也就算了。灌溉期间,白天压头水,晚上同领导一起从头水堵斗门把水往尾水压,刘来保也是一喊就到。那水是从三道河水库放出来的,大热天也刺骨的凉,夜晚就更凉了,他却抢着跳进水里堵斗门。水凉刺骨不说,水里常有尖锐石头什么的划破他的腿脚。时间一长,年轻的刘来保就落下了一个老寒腿的毛病。

刘来保没白辛苦,他管理的灌溉区域,农田生产旱涝保收。受益农户给单位送来了旌旗,上面写着:单位好职工好,灌溉好收成好。

叫人受罪的活儿我一个人搞就算了,免得大家都受罪

水镜公园是南漳县旅游的窗口和休闲场所。蛮河管理处更名为河道堤防管理局后,加强了水镜公园的管理。实诚做人做事的刘来保被领导培养成了河道局公园科科长。作为科长的刘来保还是一贯的憨,甚至更憨。

河道局局长王光明是一个有胆识有魄力的领导,自担任河道局局长以来,理顺了全县187条河流及城区堤防的管理。他将刘来保安排在水镜公园科科长的位置上,是看中了刘来保的两大优点:工作肯出力气,对同事也团结。王局长将刘来保这两个优点加以归纳成河道局的精神口号——实干是河道局的精神、团结是河道局的灵魂。

刘来保是个话少的人,一天到晚笑眯眯的,却很少听见他说话。他知道领导的心意,在心里攒着力气干工作。将局长定的这个口号工工整整地写在本子上不算,还记在手机的备忘录里。常常拿出来看。时刻想着和领导保持一致。局里每年只安排三个人来管理负责公园的保洁工作。一个是他,一个是年龄较大、又常年患病的男同事,一个是即将退休的女同事。刘来保不忍心让这两位老同事累着,只让两位老同事拿扫把扫扫场子、拿火钳捡捡垃圾,把诸如冲洗公厕、机械除草等脏活、累活都留给自己。公园的两个公厕又脏又臭,难打扫。冲洗公厕时,鞋子、裤子,甚至上衣都被冲洗过厕所的脏水打湿,弄得浑身臭烘烘的,洗完厕所出来,游人看见他,远远地捏着鼻子。

每次冲完厕所回家,老婆就要嚷:“你身上咋这样臭呢?家里都被你熏臭了!”

公园几千平方的除草任务很大。除草时,要背着除草机的电瓶,双手操作机械,很累人。累人却是次要的,伤身体的是,每次除草时不知道要吸进肚子多少污浊的灰尘。什么石头、草节、人和动物的粪便等杂物被机械涮到脸上、腿上,下雨一般。脸上、腿上,常常青一块紫一块,甚至血迹斑斑。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飞到脸上的不知道是什么,用手一摸,黏糊糊的,再一闻,又臭又腥,让人恶心到呕吐。再一想,几天都不吃不下饭。

老婆心疼他,就牢骚他:“就你能,专捡这样叫人受罪的事搞!”

他低声说:“反正是受罪,我一个人受罪就算了,免得大家都受罪。”

刘来保的“活受罪”使得水镜公园水清岸绿、清新整洁,成了南漳县城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得到了广大市民和各级领导的好评。

如果是我个人的就算了,单位的不能算了

领导信任刘来保,将管理水镜公园的工具,比如竹扫把、铁锹、火钳等,让他负责采买。

这样,市场上做这些生意的老板们应该很欢迎刘来保。事实上,却不这样。刘来保到市场了,做这些生意的老板们爱理不理的,有的见他过来了,甚至转身进屋。刘来保也不介意,圆圆胖胖的脸上那对圆圆的眼睛,装满和顺的目光走过来,主动打招呼:“老板,这个竹扫把多少钱一把?”

竹扫把老板知道刘来保喜欢磨价,而且磨得很厉害,就往高里说:“18块一把。”

果然,刘来保就跟他磨,一块钱一块钱地往下磨。为了达到自己的理想价格,刘来保又是给对方上烟,又是跟对方说好话:“老哥儿,我们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便宜点,10块钱一把算了,也好算账。”对方说不买不买,刘来保又是一阵好话,最终刘来保赢了,每把10块成交。但对方有个条件,这个价格不负责送货,买家自己搬回家。

刘来保连连说好,我自己搬回家。对方很是不理解刘来保的搞法,就说:“你这人咋这样憨呢,又不是你个人买东西,扣扣索索的磨价不说,还自己出力气搬货回家,再出10块钱,我帮你送回家算了。”

刘来保笑笑,说:“如果是我个人的就算了,单位的不能算了,能节约一块钱是一块钱。”

一百把竹扫帚被他分成两次,用自己的摩托车驮回了单位。

仅买竹扫把,刘来保每年就为单位节约100多元钱,再加上买其他的生产工具,每年要为单位节约3000多元开支。

刘来保就是这样憨,也因为这样憨,他才年年被南漳县河道堤防管理局评为先进工作者,自2013至2016年间,还被南漳县水利局评为先进工作者。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