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水利文化 > 文化拾零 > 文学作品

我的宝贝箱,我的记忆河

我的宝贝箱,我的记忆河

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公安分局: 周友平 陈光华

在第四个烈士纪念日暨建国68周年到来之际,我又一次打开了我家的宝贝箱(我习惯称谓炮弹箱),它里面装载着我当兵时期保存下来的重要物件,它伴随着我走过了几千里路,搬过好几次家,陪伴我度过了三十多个春秋,同时也装载着我满满的记忆……

一、制作宝贝箱的背景

我的宝贝箱其实就是我利用前线阵地四个100mm迫击炮的弹箱经拆卸就地取材,包括箱板、合页、搭扣,圆钉等自然拼接制作而成的收藏箱。它长68.5cm,宽38cm,高35cm,可正常开启,可扣锁,在部队确实难得,它是我1984年6月底随部队参加老山·者阴山对越防御作战的最好物证。

我所在部队是南京军区直属工兵二团,一个具有光荣传统的部队。参战时配属陆军第一军,作为一军的先遣团,而我所在的九连是地爆连,号称“硬九连”,要修路自然成了开路先锋连,所以一到南疆麻栗坡县就直接上了前线。首先于7月13日凌晨参加炮十六团的抢修掩体工事。第二是决战山崖口,即在老山主峰正北面的山崖石壁上完全用打眼放炮及人工开凿出一条两百多米的军用卡车能畅通的专用公路。而我团的道路连队的任务是修一条通往老山的盘山公路,和工兵七团共同完成;另一条由我团开通到662.6高地松毛岭地区的公路。我团的首要任务是使公路和前线战壕相连接,保障战斗物资的运达,最终取代骡马运输。我连第三个任务是在通往662.6高地的老山主峰东侧的山坡上修建一个永久性的指挥仓储工事,我们俗称打隧道。在打隧道的同时,我班十人加上一个机械操作手、一个卡车司机共十二人在南榔通往老山和松毛岭的三岔路口场地上独立构制隧道所需的预制砌块。驻地则选址到刚上前线的一师一团炮连驻地旁,这里驻扎他们一个排及连部。我们落住只增加了一个军用帐篷,帐篷里放了十个铺板,两排排列,中间三个并拢,外面小坡上随便挖一个洞就可支起锅灶。因为没有炊事班的人前来烧饭,班长施明就安排班里八名战士轮流烧饭。我是第三个上阵“展示厨艺”的,烧了一天的饭菜,全班公认烧得还算较好,这样我就自然而然客串当了两个月的炊事员。旁边就是炮阵地,制作箱子就有了条件,我于1984年12月底完成了箱子的制作。

二、结识肖志峰烈士

我就是在这个驻地——位于老山主峰东北面我团修的公路旁的山坳里认识了我战友,江西老表肖志峰烈士。我们有过三次短暂的交谈。第一次是相互介绍认识,拉家常也就几分钟时间。这样我知道了他是刚从南昌步校分来的学员,做炮连见习司务长,年长我两岁,江西省宜春县人。

第二次是我准备好了待炒的几样菜,正拿着几个他连的炮弹空箱锤开后准备烧菜做饭,他建议我把蛮完整的箱板留下来可以拼钉成一个大箱子。我说是个好主意,但帐篷空间有限我无意去制作。我在柴油的助燃下发燃柴,他又指导我炒菜时要注意些什么?毕竟他是科班生,我这个城镇兵来部队可是人生第一次尝试烧饭,才做了几天,要说水平还算可以的话,那完全得益于在老家时帮我三姐烧灶(添柴)时“看”出来的手艺,现在实操边烧边尝才算行。

第三次是我正坐在木箱上看书,他走过来坐到另一个木箱上和我交谈。我俩从这本书谈起,谈到语文、数理化、谈到理想和未来,这是我们交谈时间最长的一次,超过半个小时。可惜在两天后的12.21战斗中(越团规模进攻),他在往我们这前沿运送军用和生活物质的途中,即盘龙钢桥至南榔的上坡危险段遭敌炮击光荣牺牲,此时他刚满22周岁。我是在他们连队开简短的追思会后才知道的,是一个看见我俩交谈过的他连战友前来告诉我的,这战友以为我俩是老乡。此时我才通过这名战友记住了他的全名——肖志峰:我的战友、我的老乡(其实我是湖北人)、我亲爱的老表。他的个子不高,但体魄结实有力,圆脸爱笑,他的音容笑貌三十多年过去了,我仍记忆犹新,且时常浮现在我眼前。

三、驻地遭遇炮弹袭击

还有一件刻骨铭心的事是我们驻地遭越军炮击。我们这里山坡较陡,按理是很难打到我们这里的。肖司务长牺牲后,我们驻地旁的三门炮加大了对越军的炮击,加之12.24拔点作战,正当炮连观察哨传来捷报说:我炮打得准打得狠,连中几个重要目标,给越军以沉重打击。这时越军炮弹正遭我们反击而来,老道的我们一听炮声便知飞过来的炮弹将离我们非常近。第一发落到了公路下去一点点的边坡上,我们在场的近三十人迅速就近钻进已修建好的几个大猫耳洞内。我所进的洞里装进了接近十五人,其中最后的两个人的屁股还未进来时,第二发越军炮弹正好落到我们猫耳洞上面约两米的岩土壁上爆炸,因面朝东的洞壁坡度陡峭,弹片夹杂岩石土块反弹射穿我班帐篷近三十处洞,我床铺被击中两处,一处位于我正常睡姿的小腹部,还有一处是位于我睡姿的脚部。小腹部的弹片穿过垫絮、毡毯、铺板落地只留下一个弹眼,弹片怎么也没找到;脚部的那个不到一厘米的小弹片在我叠的方块被中找到,可惜当时没有收藏意识,没能保留下来。

第二发炮弹落下时大概是11:45时左右,全班收工都回来了,我正在用军用饭盆烧着半盆汤。等解除警报观察现场时,汤早已烧好,可没有锅盖的汤盆最厚的卷边沿却被击了一个缺,大约一厘米大的弹片正好落在了汤里,我捞出弹片,给每个战友碗中平均分上汤,也不管汤底有无碎石泥土,大家像喝酒一样碰碗庆贺我们的大难不死。

四、构建猫耳洞住所

炮袭驻地后,我们中陆续有几个战友想办法搬出了帐篷。我在原址向东三十米外公路边靠南的崖土壁上扩大原有的猫耳洞,洞的要求是能够放进去一块床铺板。我请来了六连的战友老乡胡学明、张必权,三人抽空合力用工兵铲,镐奋战三天才挖好洞并搬了进去;同时用炮弹箱制作了一个简易门。洞很牢固且干燥,这样我就拥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猫耳洞住所建好后,我想起了肖司务长的话,利用空余时间完成了炮弹箱的制作,它既可以装下我的许多物件,又能当桌子、凳子等用,后来发挥了很大的实用价值,实在是我的宝贝之物,且来之不易!

1985年春节前,我班圆满完成此地任务,上了662.6高地和全连一起构建隧道工程,一直到1985年10月才结束我老山之战的历程。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