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2016-2018荆楚百川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天子难唤金钱河

图为:金钱河风光
图为:金钱河秋画
图为:上津古城
图为:金钱河火龙习俗
图为:金钱河示意图制图:万璇
 
天子难唤金钱河

湖北日报讯 文\图 记者 饶扬灿 张欧亚 通讯员 杨洪霞 姚彬

郧山汉水之间,有一条美丽的河流。那里曾是南粮北运的三大要道之一,舟楫穿梭、商贾云集;那里曾信使不绝,快马扬鞭,把岭南的新鲜荔枝运给宫廷享用;那里曾刀光剑影,热血男儿奋力抵抗外辱,在素有“秦楚咽喉,天子渡口”上津古城一带抛洒热血……这条河流叫金钱河,她孕育了古上津的历史和文明,留下无数动人传说。

流金淌银金钱河

金钱河的由来,有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明永乐年间,祖师爷修成了武当山,想在最高峰建一金顶。不巧,没有黄金,祖师爷很是着急,夜得一梦,说甲水里有一个大龙洞,洞内有座金库,从未动用过。

于是,祖师爷千里迢迢连夜赶去向老龙借金。老龙本不想借,碍于情面,为难地说:“金银我有,只恐武当山距此遥远,难以运回。”

祖师爷连忙答道:“无妨,只要你肯借,运不到,我加倍偿还。”老龙无奈答应,但要求祖师爷天亮之前须全部运走。

祖师爷当即拜请各地神灵,把柳州城(今郧西上津)的柳叶取来全部扔到河里,说了一声“上”,顿时大粒小粒的金银都蹦到那片片如舟的柳叶上,满河的叶舟顺水漂流而下。

老龙看在眼里,气在心头,暗令鱼鳖虾怪兴风作浪,使少数叶舟翻沉入河,但大多数运到武当山下。老龙沿途跟着,心想祖师爷天亮前无法将金银运到山顶,到时要全部归还。

待到头遍鸡鸣时,祖师爷当老龙的面忽喊一声“变”,粒粒金银瞬时变成一个个活蹦乱跳的蛤蟆,直奔山顶。不久金顶修成,气得老龙双眼青红,面目发紫。

而返回柳州城的柳叶上沾的金沫子,不少洒落在甲水里,太阳—照便金光闪闪,人们纷纷下河淘金。从此,这条河便自然的改名叫“金钱河”了。

民间传说终究难以考证,明永乐之后甲水才改名金钱河却有史可考。

不过,金钱河得名确与其盛产沙金有关,这是一条名副其实流金淌银的河流。

而在《水注经》作者郦道元眼里,它还有另一份妖娆:接秦之水,水澈见底,云绕鹤飞,仙境叠翠。

天子渡口上津城

金钱河河床宽阔,水势浩荡,从隋唐时期开始,就是一个千帆竞发、车马辐辏之地。

金钱河最为突出的位置当数“天子渡口”与上津城。如今的上津古城是全国仅存的四座县级古城之一。

按当地人考证,“上”乃天子,“津”为渡口,上津即为“天子渡口”。在唐朝中叶,上津成为整个王朝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命系“国脉”。朝廷专设了上津转运使,上津一时成为水陆漕輓的中心,称为“上津路”。

历史上,南粮北运有三条要道,东边是沿海漕运,中有京杭大运河,西以汉口为集散地,穿汉江,翻秦岭,达长安。在西线通道上,最为便捷的通道无疑是自汉江入金钱河,至上津,再以骡马驮运翻越秦岭小道直至关中。

当时,金钱河河床很宽,两岸山翠岭绿,水势浩荡,往来船只百舸争流,码头长千余尺,是马队与船队交汇的地方。繁华的盛况,使上津金钱河成为名副其实的黄金水道。

正因如此,上津曾有“控秦楚水上之交通,扼鄂陕陆路之咽喉”之说。据郧西县志记载:上津建县始于三国曹魏,距今已有近1800年历史,其间曾14次建县,6次设郡,2次置州。

“古有金钱三大关,夹河六郎漫川关,穿陕进鄂绕群山,三百里蛰伏汇入汉。人们都说宽坪宽,你未必来过上津县,若到上津看一看,道说宽坪不算宽。”郧西县上津镇放影公司退休老人李锡兵说,儿时记忆中(1966年以前)的上津渡口,每到晚上便有无数船舶船头对船头靠在岸边,自然摆成了一个街道形状,从一个甲板跳到另一个甲板如履平地,夏天则可在清亮的河水里嬉戏、捉鱼。

“生生不息纤夫号,山间铃响马帮来。”李锡兵说,纤夫逆流将船拉到上津后,再往上的河道变得狭窄、陡急,商品货物往往在这里通过骡马来转运至陕西。

李锡兵介绍,自1966年7月1日郧西至上津的70公里公路修通后,金钱河的河运地位一落千丈,特别是沿线陡岭子、孙家滩、玉皇滩等电站的修建,让金钱河完全失去了往日繁华。

“河水干了,远看只有一条线,冬天可以随时垫几块石头跨过去。现在变成了一条季节性的河流,只有夏天才水大。”李锡兵叹了口气说,“天子渡口是再也唤不回来喽。”

六郎关里寻六郎

六郎关位于上津城下游,因处金钱河陕西境内的漫川关与郧西县入汉江口的夹河关之间,又名中关。

如今的六郎关已改名六郎乡,那里曾是金钱河的另外一处重要渡口,自古千帆林立。六郎乡是否与北宋的杨六郎有关?

相传杨六郎将军曾率百万大军从漫川关顺水下至夹河关,途中将帅营驻扎于中关,为当地的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使其曾商贾汇集,物流繁盛,人们为纪念杨六郎给当地带来的繁荣昌盛,便将中关改名为六郎关,沿用至今。

郧西县民史专家赵天禄对六郎乡的地名来源做过深入考证。据其介绍:《郧阳府志》记载,“宋代,上津属商州、陕西永兴军路管辖。上津后省入均州。”《十堰历史建置考》记载,“陕西路永兴军路,北宋熙宁五年(1072)分陕西路东部置、治所右京兆府(西安市),永兴军路辖州十五,十堰地域内有商州(治今商洛市)所辖的上津县。”清《读史方舆记要》记载,“鹘岭关,郧阳府,上津县——鹘岭关,在县西北。又有草驮坪。宋南渡后与金人分界处也。”

“从相关史料可知,鹘岭关是金与宋的分界线,作为宋代大将的杨六郎理所当然要在此地把守边关。”赵天禄说。

被省民协专家认定为汉民族史诗的《创世歌》里唱道:六郎把守三关上,下退西夏镇辽邦……“《创世歌》是在上津、六郎一带发现整理出版的汉民族长篇史歌,她所传唱的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故事,证明杨家将的故事在当地人心中打上了深深烙印。”赵天禄还列举了考古证据:“郧西境内近年出土的宋代铜柄板斧、大刀、铜矛、剑、戟等文物50多件,还有焦赞孟良寨下的一系列兵器文物。”

除了六郎关的地名,周边还留下了兵营铺、观音垭、养生地、卧马池、吊钟垭、龙泉寺、鲶鱼背、香花寨、将军石等众多优美动人的民间传说和自然景点。

六郎乡境内的陡岭子水库映衬了这些靓丽的风景!在岁月轮回更替中,老六郎关街道沉入库底,为六郎乡的名字是否和杨六郎有关凭添了一抹神秘色彩,不变的是,杨六郎把守三关的故事仍在当地流传。

疏浚河道打造5A景区

今天的金钱河作为黄金水道的地位早已丧失,往日“弘舸巨舰,千舳万艘,交货往还,昧旦永日”盛景一去不复返。

河边的柳依旧飘扬,周长1236米、高近7米的古城也已远离河道却依旧屹立,那灰黑的城墙就像一部厚重的大书。一页历史,一页风雨,千年的风雨在每一条巷道的每一块石板、每一片青瓦、每一垛灰墙上,都刻下了深深印痕。在8万余平方米的古城内,你尽可寻觅那些历史的碎片,释放怀古寻幽的情怀。

由于上下皆修筑了水库,宽敞的河道今天变得淤塞起来,趁冬日来水不多,郧西人正在抓紧疏浚河道,以期在2013年成功晋级4A景区的基础上,“十三五”内将上津城打造成5A景区。

规划编制方案将围绕“一轴”“两带”“七片区”,将上津古城打造成“出秦入楚的休闲古驿站”,具有历史底蕴的“小长安”。

“创建5A景区并非最终目的,根本的是要保护上津镇的历史文化遗产、城镇特色、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让上津历史文化名镇的保护与建设事业协调发展。”郧西县委书记张涛说。

河名释源

金钱河原名“甲水”,唐朝安史之乱后,从京杭大运河通黄河经渭水达长安的漕运通道被迫中断,东南物资唯有逆汉江西行,溯黄金水道甲水北上长安才是最经济便捷的通道。商人重利,认为甲水航运寸水寸金,遂称甲水为“金钱河”,并相沿成俗。

河流档案

金钱河起源于陕西省柞水县东北,从山阳县漫川关南部沙沟口入湖北郧西县境,由北而南,经郧西上津镇、六郎乡,至夹河关入汉江。金钱河在郧西境内长60公里,流域面积971平方公里。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