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2016-2018荆楚百川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漳河,让我轻轻地触摸你

漳河,让我轻轻地触摸你
 
图为:辽阔的漳河水库水域。
图为:浩浩漳河来自溪流。
图为:立在南漳县境内的“漳河源”石碑。
图为:漳河水养殖各种水产品。
图为:漳河水库为多个县市提供优质的生活和生产用水。
图为:漳河示意图

湖北日报讯 文/记者 刘自贤 通讯员 何红霞 郭杨 图/记者 杨平 制图:万璇

“我就这么无声地藏在漳河的怀里,就像儿时躲在一片绝妙的芝麻地里,窃喜与寂寞,透过指缝一般的植物茎杆偷窥外面的春花秋月,人来人往。”

——何红霞散文《河畔的行走与思索》中的这句话,将漳河女儿的好奇、热爱、眷恋之情跃然纸上。

“茂林修竹翠欲滴,明山秀水荡轻舟”,清纯的漳河水从千山万壑的荆山之中奔涌而出,汇聚涓涓细流,流经沮漳平原、江汉平原,融入长江,滋润、哺育着两岸人民。

漳河源,陈家老屋生态搬迁

漳河三个源头老龙洞、小鱼泉和大鱼泉都在南漳县薛坪镇漳河源自然保护区。小鱼泉、大鱼泉处于峡谷绝壁之下的陈家老屋附近,是探险者寻流溯源必到之地。

在公路尽头——万丈悬崖前,我们跟随龙王冲村治调主任王万国徒步下崖。幽谷深处不时传来鸡鸣狗叫之声,我们心中一阵惊喜——“桃花源”近在眼前了。

下到U型谷地,但见溪水清澈,田地、农舍、作坊俨然,竹林、树木、花草青翠,鸟鸣山寂,人烟稀少,空气格外清新。从喧嚣的城市遽然置身此处,恍如隔世,让人感到真正回到了久远的农耕时代。

沿着溪水逆行数里,来到绝壁下的小鱼泉。潭水深不可测,带点浑浊,潭边堆起碎石。王万国说,每逢下雨,泉水就特别大,把石头冲上来,甚至把溪水冲断,而且水质泛绿,含矿物质多。更为奇特的是,阴历二至三月,有一种无鳞鱼又叫石鱼,从泉水中游出来,味道特别鲜美。他听老辈人说,过去石鱼有5至6斤重,最重的上10斤,现在都是1斤来重的了。

随后,他又带我们顺流而下探访大鱼泉。经过梁柱腐朽、废弃不用的陈家老屋,沿着溪边小径手扶脚靠,走了大约一里多地便到达。近前一看,哪里是泉眼?分明是一条从大山洞里涌出的地下暗河,和老龙洞一样。洞口用巨石垒砌起成“城墙头”,显得壮观、森严。我想可能是一座古山寨。越往洞里走,越黑暗阴森,我们怯步,只有王万国拿着手电筒无所畏惧前进。他说这个洞有3里多深,里面还有转运洞、钓鱼台、水田等,真是不可思议!大集体时,他父亲是大队副业队长,将洞口泉流做成水沟,拦成鱼坝,用树藤织篾网捕鱼。网到的小鱼不要,重新扔进水里。这个“泉眼”泉水大又出石鱼,所以叫大鱼泉。

中午在陈三爷家吃饭。陈三爷活了84岁,刚去世不久,57岁的上门女婿秦明炎招待我们。自从上世纪90年代滞销后,陈家就不再制造火纸了,改而经营农家乐,年纯收入2万多元。他上有年迈的岳母,下有外孙需要照顾,不能外出打工。谈起火纸,他说自从陈家从江西迁来开始制作,已经有200多年历史,全盛时100多条扁担工挑着火纸出山到武安镇销售,然后挑着油盐回来,一路络绎不绝。陈家将田地租给农民种,一心一意经营这个“小型化工厂”,赚的银元用来建陈家老屋,花了6年才将这青砖黛瓦的徽派建筑群竣工。

作为陈家火纸第八代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已经接待过美、法、德等国家和台湾来的客人参观,给他们演示一道道加工程序,讲解如何通过石灰和水将竹子化合成纤维,以水为动力,加工成火纸。国家2013年给予15万元补助,分二次打到他的账上。他用其中一部分钱将屋前绝壁上3里长的羊肠小路改造成石阶路,装上铁护栏,方便游客安全下行观光。

“过去有十几户人家居住,现在只剩3家了,其中2家已经在镇上买了房子,真正在这里生活的就只有我这一家人。”秦明炎话中透露出一种无奈。

龙王冲村支部书记周其学说,该村处于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来年将实行生态搬迁,20户住房条件差,交通不便的人家将迁移到平坝,秦明炎家也在其中。曾经繁华的陈家老屋即将荒无人烟,我们听后心中涌起一阵惆怅。

和氏璧,千古传奇有迹可寻

“随侯之珠、和氏之璧,天下之至宝也。”

大约2700年前,南漳县巡检镇金镶坪村有个叫卞和的石匠独具慧眼。一天,他在村对面凤凰台掘得一块宝石,决定献给楚王。可宫庭玉工从未见过这种东西,面对藏而不露的璞玉,认定是块平常不过的石头。楚厉王不加思索,一气之下,以欺君之罪,命人刖其左足。卞和无奈,等到武王继位时,又进宫奉献,竟遭到同样命运,被刖去右足。卞和没法,抱着璞玉到荆山之中呼天呛地痛哭,泪尽继之以血。继位的楚文王听说后,派人来问。他回答说:“我并不是为自己遭受刖刑而悲叹。本来是宝石却认定为石头,本来是较真者却认定为诈骗犯,这才是我伤时咒世、悲叹世道的原因啊!”楚文王说这有何难哉?当即叫玉工剖开“石头”检验,果然是块独一无二的宝石!楚文王遂命玉工琢磨成玉璧,名之曰和氏璧。为报偿卞和,楚文王封其为陵阳侯,卞和不受,终老故里。

此后和氏璧流传到赵国,秦昭襄王愿以15座城池交换,宰相蔺相如怀璧出使秦国,演绎出一场惊心动魄的“完璧归赵”故事。不过,这块玉璧最终还是被秦王收入囊中。秦始皇命李斯刻上“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字篆书,当作传国玉玺。西汉末年,王莽欲篡政,命其弟王舜进宫索玺,孝元太后掷之于地,被摔坏一角,用黄金镶补。据说卞和故里取名为金镶坪即源于此。

传至五代后唐时,石敬塘攻陷洛阳,末帝李从珂携带它与刘皇后登玄武楼自焚,和氏璧自此杳然失踪。这块历经1700年风云激荡的珍宝,宛如一道璀璨夺目的流星划过历史的长空,归于沉寂。尽管如此,由它衍生出“完璧归赵”的成语、“有眼不识荆山(金镶)玉”的俗语,已经蜕变为文化基因,流淌在国人的语言里,渗入国人的骨髓中。

和氏璧究竟是什么质地的宝石?很多人认为是我省竹山一带所产的绿松石。但楚国历史学者、南漳县政府官员王善国认为,绿松石早在新石器时期就作为宝石使用,楚国玉工不可能不认识,可以排除和氏璧是绿松石的说法。它应该是当地特有的一种石头“月光石”,即“拉长石”。这种石头未经打磨与一般石头无异,琢磨后在光照下折射出五彩霞光,闪现出碧绿、洁白的光泽,与史书上说“侧而视之色碧,正而视之色白”的变彩特性相符。

如今巡检镇金镶坪有卞和宅、墓、庙、像等古迹,有明代以来的石碑10多块,有唐代以来的诗赋17首,还有正史《襄阳府志》《南漳县志》均有记载,和氏璧发源于此应该没有问题。不过,保康县却持有异议。在该县马良镇紫阳村有卞和庙,重阳村有卞和墓。这两个村原是历史古镇,曾出土青铜鼎、青铜剑等文物,西魏、唐代分别设置为州、县。可惜的是现在卞和坟已煙没为一片稻田,卞和庙也只剩下几块残碑。据该县新闻科长说,重阳村支书、县人大代表李兴会最近向县人大会提议修缮卞和庙、墓,以传承、弘扬当地历史文化。

光电站,节水护水惠及民生

漳河水库林场半岛上,成片成片的光电板铺在一侧,随地势起伏,顺水岸弯曲,宛如巨大的鲸鱼露出水面,粼光闪烁。

占地260亩,投资6000万元,装机容量10兆瓦,这就是漳河工程管理局与民营企业共同兴建的“水光互补”工程——荆门市最大的光伏电站。

“我们2015年2月动工,8月完工,12月9日正式并网发电。去年一年发电1098万千瓦,60%供我们自己使用,余电上网,产生经济效益总计1000万元,达到了设计目标。”

电站站长蒋云华在崭新的大楼监控室内介绍说,整个电站道路、电力运行等情况都由视频显示、控制,并可连接到管理人员手机上,实现了高度自动化。电站加上站长在内,全部管理人员仅4人。

原来,漳河流域自2010年以来连续干旱,漳河水库蓄水量大为减少。2014年干旱严重时,库区水位只有112米,放不出水来,需要用水泵抽底水抗旱。近年来,除了对荆门市居民和工农业生产正常供水外,已经没有多余的水用于发电,满足自供区居民生活。为了继续推行“以电代燃”,保护周边自然生态环境免受破坏,管理局投资兴修了这一光伏电站。

“我们用光电补充水电,一年可节约用水一亿立方米,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万吨。”蒋云华介绍,这里风力资源丰富,管理局还将发展风力发电。

为了呵护这一泓清水,当地政府采取强制措施,将周边数十家化工厂、煤矿全部关停;全部拆除网箱养鱼,在库区周边种植净水植物,形成生态降解带;推行“增殖放流”,每年投放鱼苗,进行科学配比,优化水质。

管理局去年还投资2400多万元,建起了占地102亩的灌溉试验中心站和各种试验区,开展水稻节水灌溉种植试验、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农村水环境修复、地下水控制与冷浸田改造等基础研究试验。

如今的漳河水体清澈,透明度达到数米,可以手捧即喝。据监测,水质整体为二级,80%达到一级。

河流档案 

漳河乃沮漳河东部支流,发源于南漳县境内三景庄,流经南漳、远安、荆门、当阳,在当阳市两河口与沮河汇合成为沮漳河,全长202公里。

1958年7月,10万劳动大军开始拦截漳河兴建水库,到1966年竣工,漳河有42.5公里河段被淹没。建成的漳河水库面积105.2平方公里,库容21亿立方米,灌溉周边260万亩良田,成为漳河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一自漳河驯服后,千年水患变水利”,灌区从此成为我国旱涝保收、稳产高产的重要商品粮基地。

文人墨迹 

登大坝赏景亭

潘德贵(当代)

远望群山雾绕峰,

风和日淡夕阳红。

一泓库水悠悠绿,

点点云帆尽画中。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