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2016-2018荆楚百川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调弦河的诉说

 
调弦河的诉说
 
调弦河入口调关矶头长江江岸
调弦河畔伯牙口村
位于石首市调关镇湘鄂西革命根据地首府遗址
调弦河长江入河口前的抗洪纪念碑
调弦河示意图制图:陈雯
调弦口公园知音雕塑

 

湖北日报讯 文/图 记者 张欧亚 通讯员 田孝艳 倪隆广 张力一

季节性断流

“日有桅杆千根,夜有明灯万盏”,这是描写当年调弦河的盛景。流淌了千年,调弦河,现已成典型的季节性河流。

两次踏进这条河流,我们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致。

三月,石首,调弦关。

那时,万物刚刚复苏,调弦关尽管闸门洞开,却并没有一丝水流过。

一条泵船泊在江面上,从调弦关岸头那个著名的石碑远远望去,工人们正把水泵放在江中,一条抽水管通向调弦闸的河道。

下游十几公里处,河道上,由木板搭成的便桥代替机帆船,摆渡南来北往的乡亲。

同行的石首市水利局水利专家告诉我们,这是湖南华容县的人在从长江抽水到调弦河,以解下游春播水荒。

有意思的是,调弦关虽然属于我省石首市所辖,但关上的调弦闸在汛期却由华容县管理。

石首市水利局负责人介绍,出了关南下12公里,调弦河就进入了湖南省境。因为调弦河已是季节性河流,经常断流,为了方便湖南的乡亲调水,非汛期的调弦闸就由湖南方面管理。

初夏六月,两个多月过去,我们再来调弦关时,长江水已自然漫过调弦闸,下游的便桥也已经拆去,一条渡船横在河中。

调弦河又名华容河,是著名的“荆南四水”之一。

荆南四水是位于我省长江以南的四条河流。由西至东依次是:松滋河、虎渡河、藕池河和调弦河。因处长江之南,也叫“荆南四河”。

荆南四水中,调弦河居于最东也是最短的“一水”。但其地位和作用却尤为重要。

1998年长江流域大洪水,在最紧急时刻,国务院总理手持话筒站在调弦关大堤,鼓舞抗洪抢险的干部群众。今天,当年的险段已树立了一座1998抗洪纪念碑。

调关镇位于湖北石首市东南部的湘、鄂交界处,四十五里桃花山屏立于东南。调关镇东枕桃花山镇,南连湖南华容,西与小河口隔江相望,北临万里长江。

站在调关纪念碑,江面宽阔浩荡,长江几乎呈九十度角,弯曲而去。正是因为这个弯曲,长江南岸,也就是调弦关一侧大堤,不断受到长江上游洪峰的正面冲击,使之成为荆江险段。

正面迎水的一个伸入江心的突出部位,就是长江上著名的“调关矶”。水边突出的岩石或石滩称为“矶”,一般三面临空。孟浩然曾吟说“钓矶平可坐,苔磴滑难步”。

除调关矶外,长江还有著名的三矶,燕子矶、采石矶和城陵矶。

两头建闸河道淤塞

调关镇地理位置优越,交通干线四通八达。调关镇风光秀丽,山上山清水秀,山下阡陌纵横,禾苗青青。穿越山河的清泉流淌着几千年的神话传说,引起人们许多遐想。

而最为著名的则是俞伯牙抚琴调弦遇知音的动人故事。

相传春秋战国时期,楚国大夫俞伯牙乘舟自楚都(郢城)东下,因避风雨在此临时停泊。晚上闲来无事,他不由抚琴而歌,开始一曲意在高山之律,樵夫钟子期说:“善哉!峨峨兮若泰山。”接着他又弹了一曲意在流水之律,子期则说:“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于是大喜过望,遂与子期结为莫逆之交。两人便在此留下了“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千古美名。当地民间传说,此地就是俞伯牙抚琴调弦遇知音之地,遂命名为“调弦口”,钟子期死后,俞伯牙在他坟前将琴摔碎,断裂的琴弦就成了调弦河。

调弦河,相传是西晋太康元年,大将军杜预为平定江南,打通前往洞庭湖的通道,在一条溪水的基础上开凿漕运形成,至今1700多年。昔日,调弦河水流浩浩荡荡,不仅缓解了荆江水患,沿线调关镇、焦山河镇、湖南华容县城,都因水路而兴盛,舟楫通达、商贾云集。

据湖北省水利厅堤防处黄发晖介绍,调弦河最初是分洞庭湖水入长江,宋朝时因荆江水位上涨和河道南移而变为分江入湖。历史上,调弦河不仅有分泄江水、湖水的功能,还有漕运功能,到清朝中后期都比较通畅。清咸丰乙卯年(1855年),重开调弦穴,设巡桥司,建海关,立水路关卡纳税,故又称调关。调弦河畔的焦山河集镇原是航运重镇,因水路而兴起,又名“招商河”,据说是“日有桅杆千根,夜有明灯万盏”,盛极一时。可以想象出当时舟楫通江达湖、商贾四面云集的繁华景象。

到清朝后期,受江湖关系和泥沙运动的影响,调弦河逐渐淤塞、萎缩,水运、供水、防洪等效益逐步衰减。

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大跃进”和“以粮为纲”政治背景下,为解决吃饭问题,各地兴起围湖造田风。湖南省提出向钱粮湖(洞庭湖的一部分)要“钱”要“粮”。钱粮湖与调弦河相通,而要围垦此湖,必须得先堵住长江来水。

1958年,湘鄂两省人民政府因当时形势需要,下令将调弦河堵塞(堵口建闸)。

是年冬,湖南方面在调弦河口堵口建闸的同时,还在下端出口旗杆咀堵口修建了相同结构的6孔总宽为18米的排水闸,因其有6个闸门,故称六门闸。至1959年冬,调弦河实际上变成了两头可以封死的内河。自此,南下的长江水在这里被调弦口闸封住,阻挡了江水经调弦河通向东洞庭湖的通路。

至此,调弦河成了上不通江、下不达湖的内河。调弦河成为内河,河道严重淤塞,几乎失去了调水蓄水功能,昔日百舸争流,被描述为“头顶长江水,脚踩洞庭波”的典型的水乡泽国也一去不返。

期盼人水和谐

当年,传说中的俞伯牙,在调弦河断琴,今天调弦口闸也几乎成为一座不需要开启的废闸,荆江“四口分流”也演变为“三口分流”。

石首市水利局为我们提供的最新资料这样说:调弦口堵塞以来,由于每年汛期开闸引水,调弦河泥沙淤积相当严重。目前坝上游进口段长600米,几乎没有河床形态。左岸靠荆南长江干堤外边填台起房,已占去大半;仅存一放水小沟,底高31.43米,较堵河前河底高24米,淤高10—7米。河床日益淤垫,断面日益缩水,抗旱、排涝受到严重制约。因此于1977年以来建设了大港口、洋河渡、小湖口、上津湖等电力排灌站。

这份文字材料,列举了调弦河目前存在的几大问题:江河崩岸险段多且剧烈;江河断流时间长;水污染情况日益严竣。

在三峡工程建成运用前,河湖淤积已很严重。三峡工程竣工后,清水下泄,藕池河、调弦河河势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新变化,如崩岸险段增多、主河下切等,藕池河和调弦河河势调整变化剧烈。特别是两河河口段,已呈自由调整状态,淤积加剧,进流不畅,导致分泄荆江洪水入洞庭湖流量锐减,而且给其下游段带来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对藕池、调弦两河沿岸乡镇造成影响。

这主要表现在,冬春低枯水位时,农业灌溉及人畜用水不足;河床抬高使沿河乡镇大多失去自排能力;河道淤积,河道泄洪能力不足,加大了防汛抗洪压力;河道断流时间一年比一年严重,成为季节性河流,影响水运交通;河道常年断流加快了河流衰亡进程。

因为长时间断流,水污染情况日益严竣。因两河过流能力不足,且水体自然净化有限,受城镇生活污水及农业面源污染等影响,藕池河、调弦河的水质状况不容乐观。调弦河水质受调弦口堵坝建闸的影响,水质常年为三类,超标项目主要是高锰酸盐指数和溶解氧、总磷、总氮等,个别断面的挥发酚和六价铬的含量达到五类。

黄发晖为此撰文说,反思调弦河的兴衰,表面上看,似乎是河势调整、泥沙淤积所致,是一种自然现象。其实不然,调弦河的今天,是人类无休止索取的结果。

人不给水出路,水就不给人活路。人水和谐,才有整个社会的和谐;只有依法治水、遵循自然规律治水,才有水利事业的兴旺发达。

河流档案

调弦河,又名华容河。有资料称又叫“沱江”“沱水”。

调弦河是著名的荆南四水(长江入洞庭湖之支流)之一,位于湖北石首市东部,北起调关镇之西的调弦口,过焦山河后入湖南华容县境,流经洋河渡、万庾、县城、潘家渡,于旗杆咀注入东洞庭湖。旗杆咀,今称六门闸,现属湖南岳阳市君山区。流域面积1679.8平方公里,其中湖南省1128.8平方公里。

调弦河是一条连通长江与洞庭湖的河道。湖北多称调弦河,湖南则多称华容河。调弦河的形成有多种说法,有记载说是西晋太康元年(280年),驻襄阳镇南大将杜预为平定江南,动用民力而开凿,出入长江,以避洞庭之险,故此地又称调弦口,为荆南四口之一(其余三口为松滋口、藕池口、太平口);也有记载说形成于明末清初。究竟形成于何时至今亦无定论。

河长60.5公里,其中石首市13公里(包括调弦口闸前连江部分),华容县37公里,钱粮湖农场11公里,是荆南四水中最短的一条河流,然形成年代却又最久。1958年冬,调弦口和旗杆咀分别堵坝建闸,成为内河。

河长说

正视现状找准问题

调弦河是一条古老的河流,曾经有力地推动了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调弦河的保护与利用必须坚持“统筹上下游、兼顾左右岸”的原则,上游城市要尽力确保一河清水送下游,综合考虑沿线乡镇防洪、排涝、抗旱、饮水安全等问题。

石首将从五个方面强化调弦河的保护与管理。一是建立责任体系。明确职责,实行党政同责一岗双责,市、乡、村河长将进行公示;二是建立一河一档,正视现状,找准问题,建立水质档案;三是实行一河一策,根据存在的问题追根查源,制定可行的整治措施;四是实施一年一考核,对沿河镇村河长奖优罚劣;五是加强水质监测。针对调弦河季节性与长江通流,年径流小,水体纳污能力有限的现状,将进一步加强管控、调度与水质监测。坚持“以人为本、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治水理念,不断改善水生态环境。

——石首市市长、调弦河(石首段)总河长石必成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