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2016-2018荆楚百川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唐岩河 土家风物总宜人

 
唐岩河 土家风物总宜人
 
图为:唐岩河示意图 制图:万璇
图为:美丽的唐岩河静静地绕过唐崖土司城。
图为:唐崖土司城的石牌坊。

湖北日报讯 文/记者刘自贤 通讯员姚金阶 欧阳长远 图/记者杨平张鸿

唐岩河,咸丰境内史称龙潭河,现在一般称为唐崖河,以邻近唐崖土司城址而得名。作为当地土家族、苗族人民的母亲河,她秀美的景色、独特的风物和迥然不同的文化,强烈地吸引着我们去寻幽览胜。

河流档案

唐岩河,发源于利川市毛坝镇和平村马鬃岭,流经星斗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在利川境内长20公里左右,叫毛坝河;在咸丰境内长95公里,叫唐岩河;经咸丰县朝阳寺镇出境,进入重庆市黔江区,叫濯河。于重庆市酉阳县龚滩入乌江,是乌江上游的一级支流。

河长说

像爱护眼睛一样守护唐岩河

坚持生态优先,实现绿色发展,牢固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突出流域生态大保护,加强唐岩河源头保护,促进河流休养生息,维护河流生态功能。只有守住绿水青山,才能实现唐岩河“水清、河畅、岸绿、景美”的目标。

——利川市市长、唐岩河(利川段)河长 张涛

唐岩河是咸丰县38万土家族、苗族儿女的母亲河,孕育了辉煌灿烂的唐崖土司文明。我们将践行人水和谐,生态优先,产业富民的新理念,像爱护眼睛一样守护唐岩河;构建政府主导,各方合力推动,全体人民群众参与的好机制,让唐岩河生态环境长久向好;执行加大生态投资,修养并举的硬措施,达到绿化无破坏、岸线无违建、堤岸无损毁、水域无障碍、河道无垃圾、污水无直排的“六无”目标,确保唐岩河水清岸绿、河畅景美。

——咸丰县县长、唐岩河(咸丰段)河长 杨皓

山水间觅奇珍

“坝漆名冠全球”,上世纪50年代初,周恩来总理亲自为利川市毛坝镇所产的油漆“坝漆”题词。8月2日,毛坝镇党委书记曾维权告诉记者,他将进京接受征询,为坝漆获取“国家地理标志”作最后冲刺。

为了见识这一奇珍,我们不顾暑热,乘小车穿梭在唐岩河源头的深山溪流间。来到人头山村5组,进入组长安志华的漆树林,乍一看,和一般树木无异,大的有十来米高,碗口粗,树干下横捆着一根木头,人可站在上面割漆。漆树下则是成片的茶园,间或栽种红薯、魔芋等,形成林下立体种植模式。

55岁的安志华介绍,5组村民共栽种漆树300亩,他自己有20亩。这些漆树大的已有20多年,30公分粗,一棵丰产树一年割一次漆,一次可割两斤,收入400元左右。“有家村民漆树栽得多,一年割漆100多斤,仅此一项收入就有2万多元。”

漆树割漆期在15年左右,树木要每年更新,栽在向阳的沙壤土里,就生长得好。他说,这里是“坝漆”漆树的原产地,“坝漆”抓木性强,漆酚含量高达8.2,一般也在7.8至8.0,但移植到十堰、恩施周边其他地方后,漆酚含量就降低,质量有所下降,这与土壤、气候环境有很大关系。“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育一方物啊!”

安志华还告诉我们,毛坝镇漆林风生漆树专业合作社看中了这个地方,在这里修了几公里上山公路,建立了数百亩漆树基地。

坝漆在我国久负盛名,远播东瀛。安志华多次接待过日本专家前来考察。

程利,沙坝村支书兼主任,也是漆林风生专业合作社理事长,自两年前成立全镇唯一一家漆树合作社以来,网罗了60多户村民种植,目前已经有2000亩漆树常年见效。

漆树需要生长7年才能割漆,周期长,见效慢,但程利对这一产业充满信心。他说,化学油漆有污染,而自然油漆绿色环保,用处广,不愁销路,何况坝漆品质高,是漆中翘楚呢。

据了解,坝漆成为毛坝镇除茶叶外的第二大产业,连片种植面积有5000亩,产值3000万元。程利介绍,近两年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合作社每年都要新发展2000-3000亩,到2020年全镇计划发展到3万亩,见效1万亩,产值6000万元。

风雨唐崖古城

唐岩河像一条碧绿的绸缎,在咸丰自东北蜿蜒流向西南。县城正西50里的尖山,汇合、接纳了数条溪流。这里层峦叠嶂,林木葱郁,如果没人提醒,谁也不会想到还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城池——唐崖土司城址。2015年,该城址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乘着电瓶车,行驶一段崭新的柏油路,便到城址边。唐岩河在玄武山脚下静静流淌,与土司城紧贴在一起,曾是城池与外界联系的水路交通要道。进入土司城,拾级而上,经过修复后的文物逐渐映入眼帘。保存比较完整的古迹有3处:正反两面写有“荆南雄镇”“楚蜀屏翰”的石牌坊、石人石马俱在的张王庙和土王、田氏夫人墓葬。其他房屋等建筑都已不复存在,只有从那密不透缝的条石地基还可以想象出当年这些建筑的精致。据考证,玄武山上的土司城建有帅府、衙署、官言堂、大小衙门、牢房、阅台书院、靶场、万兽园等设施,由三街十八巷三十六院落组成,分为上、中、下三街。导游介绍说,清代雍正皇帝实施改土归流政策时,将当地土官分别调往外省任职,家属随之前往,这座城池便按命令一把火烧毁,只剩下残垣断壁。尽管如此,整个城址有74万平方米,又背山面河,被中外专家誉为东方的马丘比丘。

土司是我国中央王朝实行的少数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就是当地的首领,管理本族内部事务,父死子继,兄终弟及,世袭传承。唐崖一带由覃氏土司统治,管辖领地600平方公里,自元末起开始修建该城池,明代天启年间扩建,废止于清雍正十三年改土归流措施,共历16代18位土司,总计380多年。

值得一提的是土司覃鼎之妻田彩凤,本是邻近龙潭安抚司田氏之女,两族此前“世相仇杀”,而这门亲事使两族重归于好,此后世代联姻。田氏“生平行善,相夫教子,皆以忠勇著一时”。其子覃宗尧袭职后,“肆行不道,田氏绳以礼法”。宗尧赴荆州剿伐流寇期间,本司事务全由田氏和钦依峒主覃杰主持,政绩斐然,“内则地方安谧,外则转输无乏”。田氏好善乐施,笃信佛教,曾游历峨嵋山,沿途将随身奴婢百余人择配婚嫁。回来后,她与覃杰一起主持修建了大寺堂、张王庙、牌楼、街道等,使土司城规模达到鼎盛。她被诰封为武略将军,死后葬于皇坟后,其墓至今保存完好,成为该地土司墓葬史上非常鲜明的特例。

唐崖土司城是13-18世纪山地城市的代表、土司制度的见证者,是西南地区格局最清晰,保存最完整的土司城址之一。如今,游客前来参观,无不为保存着这么完整的城池废墟惊叹不已。

修复河道生态

参观完唐崖土司城址,我们驱车来到唐岩河支流南河观摩河道治理情况。

65公里长的南河从咸丰县小村乡发源,自北向南流淌,在两河口注入唐岩河。我们到达南河大村段,但见眼前风景如画,恬静安详。白色小洋楼时而散落,时而毗邻,坐落在青山脚下,掩映在葱翠之中。南河从田畈中间流过,河水清浅,砂石裸露,一群鸭子栖息在水中,不时拍打着翅膀嬉闹。

记者仔细打量这河道,原来河堤都是用石头砌成,高度一致,平行笔直,护卫堤外的农田,河道经过疏浚变得平坦,从两边山下注入的流水也通过水泥沟渠进入到南河,对农田形成保护屏障。

咸丰县水利水产局干部介绍,这里河槽原来宽度偏窄,严重影响行洪;部分河段是土质岸坡,冲刷严重;还有该地尖山中学地处青狮河与南河交汇处,受电站水位顶托影响,围墙长期挡水浸泡不安全;更有土司城墙基淘刷严重,因此迫切需要对此河段综合治理。

自2013年5月动工以来,经过一年多时间清淤疏挖、堤防加固,新建防洪墙、岸坡护砌等,工程顺利完工。

随后,咸丰县又对南河大村段18公里长的河道进行了治理,总投资2900万元,保护人口1万人、农田两万亩。今年3月竣工后,通过了省水利厅、省财政厅组织开展的中小河流治理项目绩效考核。

据介绍,在支流治理完工后,该县又开始着手治理唐岩河干流金洞司河段。工程总投资5000万元,两岸治理长度17公里,要新建墙式护岸、坡式护岸等,现已完成招投标工作,预计年底可完成投资计划80%。

唐岩河,滋润一方净土,在生态文明建设的新的历史时期将变得更加水碧景美,孕育出更加绚丽多彩的土家族、苗族文化!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