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报道 > 2016-2018荆楚百川

【湖北日报】荆楚百川——府澴河人水和谐应可期

 
府澴河人水和谐应可期
 
图为府澴河湿地,聚集众多候鸟。(记者张朋倪娜摄)
图为武汉府澴河湿地河道内遍地野花。(记者张朋倪娜摄)

图为府澴河示意图 制图:万璇

 

湖北日报讯 记者 黄俊华 李思辉 周立波

一条河蜿蜒又曲折,蕴藏多少自然密码。一条河浮沉与兴衰,见证时代几多变迁。仲秋时节,我们走进府澴河,沿堤而行,记录人水相依的故事,探寻人水和谐的路径。

青龙潭里忆往昔

兴冲冲奔向安陆市孛畈镇青龙街,到了府澴河中上游的青龙潭,我们却有些失望了。

当地老人心心念念的青龙潭,不过是巨大的沙堆、突兀的礁石,以及杂草丛生、流水浑黄勾勒出的憔悴模样。这光景,实在没有太多美感可言,也很难让人与“梦里老家”之类的描述挂上钩。

可事实就是如此。从半个世纪前,上溯到清嘉庆十一年(公元1806年)的很长一段年月里,这里是舟楫纵横的码头,依着码头北岸则是热闹的青龙古镇,镇上“市列珠玑,户盈罗绮,参差数百人家”。

上世纪60年代以前,我国陆路交通还很落后。自大洪山北,到随州、孝感、武汉一线更是纵跨低山、丘陵、平原等不同地理地貌,陆路运输极为不便,水运是昔日交通与经济的命脉,700里府河是最连贯、最重要的黄金水道。青龙潭刚好处于这条航线的中上游位置,在这个位置上起着承上启下、集纳周转的作用,因此有了码头的兴盛,有了人、有了故事。

72岁的汪保元老先生是土生土长的青龙潭人,对此处的风物如数家珍。他指着两岸宽阔的河滩告诉我们:“当年的码头就在这里,高峰时大小船只达四五百艘,在宽阔的河面上连成了片,密密麻麻,连洗菜都没地方插进去。”通过现存史料、地方志专家及一些耄耋老人的回忆和相互印证,我们大抵摸清了此处昔日的繁华。

彼时,天才将将亮,熙熙攘攘的码头上,脚夫们就挑着担子,或赶着骡马,把随南郧北的竹子、木材、黄荆条、牛羊皮、药材、五谷等特产运至码头集并,然后装船分运各地。而从下游德安、武汉等地运进的棉纱、布匹、煤油、食盐及其他日用百货则溯流运回,至此分装各地交易。一时间,东来西往的船只和客商在此汇聚,挑的挑、装的装、卸的卸,人声鼎沸,马嘶驴鸣,好不热闹。

每到入夜时分,每艘船只的桅杆上都挂起一盏能遮风避雨的小马灯,灯光倒映在府河里,星星点点、波光粼粼,“似满河的流星,如人间的银河”。老人们说起这景象,语调都变得欢快起来,咧着嘴传出爽朗的笑声。诚然,因为这古码头,北岸形成了青龙潭集镇,青龙潭的先辈们有了开客栈、起茶馆、办鱼行、卖杂货等不错的营生。很多老人的童年记忆就寄托在这码头上的来回穿梭中,很多人也在这人流汇聚中找到了终身的伴侣。这样的码头、这样的集镇、这样的府河,可不是“梦里老家”的所在么?可不是乡愁的厚实载体么?

只是,如今的青龙潭已然寻不着昔日的繁华。半个多世纪以来,陆路交通的极大发展,天上地下的风驰电掣,深刻改变了昔日的交通格局。府河水运的时代已然过去,古码头荡然无存,延绵数里的青龙古街也仅存几处破落的房子。而离这些老房子不远的地方,又耸起了几排连体的徽派建筑。当地居民告诉我们,因为人流不多,复建的仿古街成了当地人偶尔赶集的去处,平时没什么人。我们去时,不是热集,又在下雨,街上冷冷清清,让人顿生“沧海桑田”的喟叹。

一如青龙潭的兴衰,府澴河昔日的繁华只留存在老人们的记忆里。

归来吧,蚶子阵

“你见过河滩上到处都是竖起来喷水的蚶子吗?”

沿河而下到云梦辛安寺,寻着了正在府澴河河堤采风的摄影爱好者陈宝忠。几十年来,他一直在观察府澴河,用镜头记录府澴河的变化。他跟踪拍摄的“蚶子阵”系列摄影作品,被很多人看成府澴河生态变化的一个窗口。

陈宝忠告诉我们,2009年的一天,他带着孙女到河滩上玩耍,不经意间发现不远处的一片河滩上到处都是成群成群的蚶子。“在沙滩和河水的结合部,它们一个个精神抖擞地竖着,大片大片的,成百上千,非常壮观。用手一碰,它们还会喷水,喷出一米多高。”

打这以后,每到枯水季节,陈宝忠都会在这一带寻找蚶子,年复一年。他拍摄的“蚶子阵”照片被国内外很多媒体采用,在网上传播很广。可2014年4月的一天,他却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现象——成千上万的蚶子死亡在河滩上。“他们全都竖在那里,死寂死寂的。”“2014年以后,我再也没能在府澴河河滩上找到蚶子的身影,更别说蚶子阵了。”说到这里,陈宝忠流露出非常失望的神情。

“摄影师8年追踪河蚶足迹,府澴河云梦段已难以见到河蚶的身影”,媒体的报道引起了有关部门和一些专家的注意。蚶子为什么没有了?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但专家们给出了一个说法:蚶子对水质要求很高,倘若河水水质变差,它就很难存活。府澴河水质这些年变差了吗?媒体此前的报道也许能说明问题。

报道披露,2013年9月初,从府澴河孝感八一大桥河段,直至武汉谌家矶附近入江口,绵延几十公里的河面漂着白花花的死鱼。大面积死鱼事件,让府澴河进入公众视野,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省环保厅会同武汉、孝感两地环保部门研商认定:造成鱼类大量死亡的原因是,上游一企业超标排污,导致府澴河河水氨氮浓度严重超标。

当年9月本报记者在实地踏访中发现,府澴河沿线多处排污口向河里排污。此前涉事的污染企业面对环保部门的“停业令”,依然我行我素,继续生产。

不只《湖北日报》,最近10多年,各级媒体对府澴河污染问题多有报道。因沿岸工业企业排放大量超标工业废水,府澴河一度污染严重,“人畜不能饮用,农田不能灌溉,渔场不能养鱼”。

曾经的母亲河变成了一条脏河,沿线百姓痛心疾首。好在,最近几年情况有了变化。特别是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强调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我省迅速出台一系列措施,部署长江主要干支流治理。府澴河的工业污染等问题得到有力整治。

今年2月,我省出台《关于全面推行河湖长制的实施意见》,府澴河作为重要治理单元,由省委领导担任河湖长,沿线各市县也分别落实了分段河长制,“九龙治水、多头管理,谁都可以不理”的局面成为过去。

孝感市水利局一位干部对记者感叹道:“只要明确责任,下定决心,彻底扭转牺牲环境换取发展的错误发展观,府澴河实现有效治理并非千难万难。”

“政府如果不下定决心,严重的污染随时可能卷土重来!”孝感市孝南区毛陈镇东山村34岁的村民李志群听说我们采访府澴河治理情况,托记者一定多多呼吁,进一步加大污染整治力度,让府澴河尽快回到“水很清,小伙伴们整天在河里游泳、摸鱼摸虾,随便撒点饭粒,就有鱼儿游过来抢食”的时代。

“归来吧,蚶子阵”,不只是陈宝忠一个人的心声。

入江口处的未来畅想

府澴河流经随州、广水、安陆、云梦、孝南地界后,就到了武汉市东西湖区的柏泉街。

站在开满不知名草花的河堤上眺望,我们看到了另一番景象:府澴河在这里汇成一处宽阔的河湾,河湾浅处,是一片偌大的湿地。三五成群的白鹭在河面上、湿地里嬉戏翻飞。“每年11月中旬到次年5月中旬,这里的候鸟最多。”柏泉街办干部肖同皋告诉我们,武汉府澴河湿地已陆续“接待”了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白头鹤、遗鸥等南徙候鸟2万多只,成为一道独特的景观,每年吸引众多市民观赏。驻足大堤上,远望众鸟齐飞、水天一色,耳闻欢快的嘎嘎吱吱声,别有一番趣味。因为过冬候鸟逐年增加,眼下游客越来越多,为了保护鸟类安全,野保人员已开始24小时值守。

河流的演变就是这么奇妙。上游的沉寂、中游的曲折到了下游,却呈现出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画风”。府澴河在这里成了景,成了人与鸟、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所在。难怪有武汉人曾这样形容穿城而过的府澴河,“无数次,坐车从府河大桥上经过,眼前一望无际的绿,清的水,碧的草,堤岸边成排挺拔的白杨,垂下千万嫩绿的翠柳,令人心醉。”

再往下几十里,就到了谌家矶,700里府澴河水在这里注入滚滚长江。入江口不远处的一方草地上,一群五六岁的孩子正在追逐嬉戏,欢乐的笑声天真烂漫。他们也许还不甚清楚,他们所处的这一大片区域已做好规划,一座集聚国家战略、传承长江文明、承载武汉使命的现代化长江新城,将横空出世。“这条河,上下游反差极大。”今年年初的省“两会”上,胡建奇、汪利珍、洪建设等12名省人大代表联名建议,统一府澴河协调管理机制,形成生态治理“一盘棋”,引起沿线干部群众的热切关注。

河湖长制,一河一长,正朝着通盘治理的方向发力。

水清河畅、岸绿景美,绿色生态府澴河前景可期!

人水和谐、共生共荣,这才是一条河应有的模样!

河长说

当好护河使者建设生态家园

府澴河,贯通云梦南北,是云梦的母亲河。我们将聚焦绿色发展和长江大保护,以“河长制”为抓手,呵护好“一河清水”。

一是抓主体责任。坚持党政主导、分级负责,属地为主、部门协同,全面建立以党政领导负责制为核心的县、乡、村三级河(湖、库、渠)长制,做到纳入名录的每一条河流、每一个湖泊、每一座水库、每一条渠道,都有明确的责任主体和管护人员。对府澴河全线实行分段管护,对管护不到位的严肃问责。

二是抓污染治理。坚决杜绝向河道偷排、暗排和超标排污现象。全面清除府澴河沿线沿岸垃圾;全面推进沿线乡镇生活污水处理厂建设,确保2018年底前全部建成投入运行。禁止在河滩、堤岸从事畜禽养殖,禁止在河道内布设捕鱼“迷魂阵”及渔业养殖网箱,切实做到整条河流污水无直排、水域无障碍、堤岸无损毁、河面无垃圾。

三是抓生态修复。加大部门联合执法力度,严厉打击整治非法设障、采砂、捕捞、侵占水岸线等破坏水生态环境行为。深入开展涢水国家级湿地公园创建,做好府澴河沿岸造林绿化、退耕还林工作,着力构筑水生态屏障,努力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府澴河云梦段河长、云梦县委副书记、县长包大斌

河流档案

府澴河,长江中下游左岸支流,1959年府河与澴水下游改道合并后的统称,流域面积14287平方公里。府澴河干流府河,亦称涢水,因其流域大部在古德安府(今湖北省安陆市)境内而得名,发源于大洪山北麓随州市长岗镇,自南向北流至随州澴潭镇折向东南流,经过随州、广水、安陆、云梦、孝南、东西湖、黄陂,至武汉谌家矶注入长江,全长349公里(据《中国河湖大典》)。

文人墨迹

闻虞沔州有替,将归上都,登汉东城寄赠

唐·刘长卿

淮南摇落客心悲,涢水悠悠怨别离。早雁初辞旧关塞,秋风先入古城池。腰章建隼皇恩赐,露冕临人白发垂。惆怅恨君先我去,汉阳耆老忆旌麾。 

打印收藏关闭我要纠错